查看更多

决明子tanochii

随笔


我开始喜欢这样的天气:
天,一半蓝一半白
有光亮。
在整体饱和度很低的情况下,天空残留的白色,和建筑物上的白色,异常的扑朔明目。
四周很静。
刻意将玻璃门留一个缝隙,能听见风尖啸撕裂的声音。
白光刺目,未寻闪电的踪迹,轰轰的雷声在暗自作响。
良久,不见雨滴落下。
风止,恢复平静。
一切如常。
只烫人的杯里,仅剩冷咖啡。

评论
热度(2)
©决明子tanochii | Powered by LOFTER